御林书

字:
关灯 护眼
御林书 > 执迷(双胞胎 姐弟 骨科) > 七十三执迷不悟(下)

七十三执迷不悟(下)

金大钺拔出钥匙走进宿舍,打开灯,“远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知远的床上却没人,宿舍里的静寂被秋天暮间冷冽的光线照得死气沉沉,金大钺走到自己的椅子边,捏了捏泛痛的眉心,准备把大衣脱下来,却听见对铺传来翻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睡眼惺忪地从床帘里钻出来,头发睡得七扭八歪,“大钺,我还以为远哥回来了呢”,他揉了揉有些胀的眼睛,“几点了,不知道他回来鸡腿饭还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让他带饭了?他下午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做什么实验吧,难得他周六没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大钺点点头,怪不得,他上午走之前看方知远还呆在宿舍里,平时那个时候他早就出校了,他们几个平时可没少打趣他说陪姐姐比冯腾陪女朋友还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一点半左右走的,说是六点多回来吧”,陈炜浩往身上套卫衣,然后把床帘拉开,“怎么了,你找他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”,金大钺把椅子拉开,扶着椅背坐下去,“他姐在楼下等他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大钺上午出去跟学长喝酒――学长要发的文章又被退回了,从上午十点开始,断断续续地喝到下午快五点,才从五道口溜达回来,等走到宿舍楼下,天都擦黑了。还没进门,就看见一个极漂亮的女生站在无障碍通道的坡那,如瀑的长发洒满肩背,被时断时续的冷风拨起,逆着窗户里漏出的光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时扫了一眼,进了楼门才意识到那不是方知远的姐姐吗。可他还记得初见面时的握手情形,加上胃里灼烧得厉害,也就打消了折回去的愿望,匆匆上楼来找方知远,可他竟然不在。这不应该啊,他可不是会放鸽子的人,更何况是他亲爱的姐姐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倒是来了兴致,“谁?他姐?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楼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翻身下床――金大钺发誓这是他见过陈炜浩起得最快的一次――扒到阳台上,很快就探回头来,“看不清脸,但是我能感觉到身材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大钺置若罔闻,打开手机联系方知远,却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从阳台回来,“远哥没跟姐姐约好时间吗,怎么让她在这等啊”,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“不过看时间也快回来了,但这样的话我的晚饭又没戏了,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划着手机,“不过看群里的这个说法,姐姐好像是等了很长时间对吧”,他把手机递过来,“你看,这有人三点多就在问姐姐在等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不会是吵架了吧,有时候感觉他俩真不像姐弟,倒像个情侣一样。”陈炜浩还在絮絮叨叨,金大钺听了却是一震,原来不只是他觉得姐弟两人远超亲情的亲密有些怪异吗。但他不想嚼人舌根,更对这句话的意味感到一点不适,急忙把话题转了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三点多开始等,到现在也有三个小时了,外边天挺冷的,估计也快冻透了”,他看了眼陈炜浩,“应该给她拿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这个时候倒是莫名其妙地细腻起来了,“姐姐跟我一不亲二不熟的,我给她拿衣服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大钺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,“你拿远哥的不就行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炜浩火速冲进洗手间整理,即刻就拿着衣服出了门。金大钺也踱到阳台,准备看陈炜浩的表现,还没看见他那神经大条的室友出门,就看见远处一个清爽少年飞奔过来和少女相拥。金大钺莫名觉得画面有种电影感,像是恋人之间抛弃隔阂重归于好的那一刻,他甚至觉得恍惚间听见楼里传来了鼓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大钺拍拍脑袋,觉得自己一定是酒喝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  方知远从实验室里出来的时候,知道为什么这个实验虽然钱多但报名的人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头部挤压的不适他以为很快就能适应,但在密不透气的小屋子里他却越发觉得头脑沉重。外加一直在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